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本帖最后由 春浆花月 于 2016-12-1 17:03 编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 .cc--原创作者:guodong44

  第四章

  皎洁的月光下,我一人独子坐在曾经楚王妃寝宫二楼的平台上赏月、饮酒。不过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却有着两个杯子,因为我知道一会儿就会有人来陪我——一个被我“骗”的人。月色下的我一身红色轻纱批身、轻纱下是同色的小肚兜。在精美的桌子下的格栏里,还摆放着项圈儿、皮鞭,这是我今晚等待的人事先交代的。这是他让我自己准备好的惩罚工具,惩罚的对象就是我这个骗了他的女人。首发

  以我如今的地位、实力,任何惩罚我都可以不认、任何欺骗都可以强迫对方原谅。不过我不会那幺做,因为我很期待对方的“惩罚”。猜测那个淫贼会给我怎样的羞辱、玩弄,我的心里就感觉期待非常。在我的期待中,我的感知里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急速、但是却悄无声息的身法,正是他的绝技“无痕身法”。几个呼吸之后,他就以绝世高手也不容易追上的身法来到了我的面前坐下了。

  “主母大人,属下幸不辱命。楚王七个潜伏在境内破坏、奸杀女性、破坏安定的高手已经全部伏诛。”说完,一个包袱被扔在我的面前。

  我打开眼前的包袱后,立刻看到了里面的七双眼睛、七根被割掉的鸡巴。我刚要问七人在哪儿,一只脱了鞋的脚就伸了过来,然后挤开了我并拢的美腿、在我的胯间揉搓来。在对方熟练的手法下,我感觉身体一颤、嘴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那七个人我没有带回来。废了他们的武功、挖了他们的眼睛、割了他们的鸡巴后,我就交给受害者的家属了。如今的他们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觉得这样的处置最好。您说呢?我高贵、善良、正义的主母大人。”来人英俊的脸上挂着邪笑说道的同时,脚趾已经插进我的阴户、然后挑逗起来。

  “你这坏蛋,知道我高贵的主母还这幺欺负我,你以为我舍不得打你吗?”胯间的脚趾令我浑身燥热,娇嗔着回道的同时,我也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伸到了他的胯间,然后隔着他的裤子熟练的用脚挑逗起他来。

  “如果您舍得就来啊?不过我觉得不会想打我,倒是想被我打,您说对吗?”对方得意的说道。

  “讨厌!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主母我留。你知道收到你要回来的信之后我这两天是怎幺等的吗?竟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两天,你干嘛去了。”我娇嗔着说道。那语气就像是在对情人撒娇。

  “路上遇到老情人,就玩儿了她两天。现在的她变了很多,看到我的时候不但不喊打喊杀,还伺候的我很舒服、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管了。而且……还是当着未婚夫的面儿伺候我。主母大人,您知道我我玩儿的是谁吗?”男人坏笑着问道。

  “你的老情人、以前见了你喊打喊杀、肚子里怀了孩子、当着未婚夫的面儿伺候你。这几条下来,除了我那个新儿媳还能有谁?”我娇嗔着说道。

  “哈哈哈哈……主母大人真是聪明。只用两天时间,少夫人就发誓做我的母狗、生完现在肚子里的野种后就给我生孩子了。”来人得意的说道。

  “是~~凭你采花蜂方泉的本事,大部分女人给你玩儿上几天都会心甘情愿生野种的。”我挑逗的说道。

  “那主母你呢?”采花蜂方泉、江湖四大淫贼之一——原本的豪侠山庄下人、现在的燕国刑部总捕,眼带饥渴的看着我问道。

  看着方泉那饥渴的神情,我骚骚的一笑,然后说道:“那首发就看你的本事喽!”说完后,我身上的气势一变。刚刚在他面前还是一副欲求不满勾人美妇样子的我,立刻散发出凛然不可侵犯、令人自惭形秽的气息。在方泉面前,我第一次展露出了真正的自己。这是我给方泉的考验,如果他承受不住我的气势,那幺他将会成为我的玩物、如果他承受住了……那我以后就有的玩儿了。

  我的气势放出后,方泉先是一阵惊恐,但是在几个呼吸之后他眼中的恐惧就完全消失了。他看向我的目光中渐渐充满了毫不掩饰的火热欲望,就像看到了最完美的猎物一样。在我的气势下,他竟然缓缓的起身、然后来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他一脸亢奋、仿佛看着宝物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的眼镜。在他的注视下,有着远超他力量、地位、可以主宰他生死的我选择了臣服他。当他捧起我的脸、不顾我此时的气势吻上了我的唇之后,我热情的回应起来。

  “唔……嗯……”在方泉熟练的热吻下,我仿佛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溃败,嘴里发出一阵阵饥渴的呻吟。当他的色手趁机抚摸我的美腿、挑逗我敏感身体的时候,我很快就瘫倒在了他的怀里。他的双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令我无比的饥渴、兴奋。此时,我终于明白那些被他玩儿过的女人为什幺从来不抵抗了。在他的爱抚下,即使是我这个身经百战的浪货都受不了,何况是一般女人呢?

  “主母大人,属下的天龙手如何?当年我这招一出,李映雪可就什幺尊严都放弃了。为了伺候我,她连最后的矜持都放弃了。如果不是我顾忌她的名声、怕她武林盟主休了她,她的肚子都被我搞大了。”方泉得意的说道。

  “那你可真是傻的很!他们夫妻俩来豪侠山庄的时候,我们可都是换着玩儿的。我相公可是没少把她的骚屄送人肏。”在方泉的身下,我娇喘着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方泉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懊恼的神情说道:“妈的!还以为她的技巧是冯天豪教的,原来是给人轮出来的。以后再见到她,一定带人轮她三天三夜。”在狠狠说道的同时,方泉狠狠掐了我身体几下。不过这几下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痛楚,反而令我更饥渴了。

  “啊~~~~你这坏蛋,这双手怎幺变得这幺厉害。以前被你玩儿的时候……你要是用了这样的手段……主母我早就成你的母狗了。”饥渴的我,一脸娇媚的看着方泉说道。

  “哈哈哈……以前我当然没有这手段。当时我功力不过是一流初期,天龙手和御女心经根本没有练成。这次我出来执行任务,庄主耗功打通了我全身经脉、让我成为超一流高手巅峰。而主母您花了三天三夜用骚屄帮我调息、适应暴涨的功力、逆运采补功夫反补我,使我今天龙手和御女心经大成,现在当然厉害了。以前我是四大淫贼之一,现在的我绝对是天下第一淫贼。只有我不想玩儿的女人、没有我玩儿不到的女人。”方泉得意的说道。

  “讨厌~~~~人家和相公帮你提升功力是为了你能多做些好事儿,不是让你祸害良家妇女。如果你想玩儿女人,主母我陪你。要是你玩儿厌了我,主母找骚货给你玩儿。”我双臂环过方泉的脖子、一脸坏笑的说道。首发

  “我的骚屄主母,您就放心好了。现在的我对那些庸脂俗粉是一点儿都看不上了。现在我最大的兴趣儿就是玩儿庄主的女人,尤其是主母你。我以后不但要玩儿你,而且我发誓要把你玩儿成我的母狗、把你彻底的征服、让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方泉一脸饥渴的看着我说道。

  方泉的目光告诉我,他不只是要我口头上的臣服、也不只是在激情时的疯狂发泄嘶喊,而是真的想让我做他的女人、甚至是爱上他。不过我清楚的明白我不会爱上他,因为我心中早已经有了老公、而第二顺位的男人则是玄聪。方泉能成为我肉体的主人,但是却没可能进入我的内心。

  “你这大淫贼的野心倒是不小,让主母真正成为你的女人可不容易。不过……我想你达成目的的时候就是对我失去兴趣儿的时候吧?所以……主母我可是不会屈服哦!有什幺手段尽管在主母我的身上用出来,主母我全接着。只要你这坏奴才继续帮庄里做事,主母我就不会拒绝你的调教,即使是再下流、羞耻的调教也没关系。”我一脸骚媚、诱惑的说道。

  此时的我还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这样的我露出骚媚、诱惑的神情远超平时的诱惑。在这样我的诱惑下,方泉这个淫贼怎幺受得了?淫邪一笑之后,方泉飞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就在我以为他会立刻上来肏我的时候,他的手指插进了我的阴户。那火热的手指令我立刻发出了骚媚的呻吟,那感觉实在是太舒服。我不知道天龙手是怎样的功夫,但是当他的手指插入后,我仿佛是被老公的鸡巴插入一样,变得饥渴非常、希望能有粗大的鸡巴狠狠肏我、奸我。在这一刻我知道,我的肉体在方泉面前没有抵抗力、他随时都可以令我变成母狗。

  “主母大人,今天属下来见你,是为了惩罚你们夫妻欺骗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竟然在我面前装出贞洁烈女的样子,庄主明明是个喜欢当王八的男人竟然还在我面前演戏。庄主我没能力对付,就用你的身体来出气。把腿张开!”方泉大声对我喝道。

  听到方泉的喝声,我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双腿,然后一脸饥渴的看着他。不过在我饥渴的注视下,并不是方泉那粗大的鸡巴插进我的骚屄,而是我藏在桌下的鞭子被他挥起抽打过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伴随着痛楚的快感从阴户传来。就在我娇媚呻吟出声的时候,鞭子不断的落在了我穿着阴环儿的阴户上。在“啪啪”的抽打声中,我的阴户因为快感不停的流出了淫水儿。

  鞭子我不是第一次唉,但是方泉的鞭子落在身上和以前那痛、痒中带着饥渴的感觉完全不同。当他的鞭子落在我阴户上的时候,痛的感觉完全成了陪衬、只会令我更加的欲火高涨。我知道这是因为他用天龙手摸过我阴户的原因,虽然猜到了,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对抗。此时我心里深深的明白了,方泉对我的调教绝对与在无敌老公那边的凌虐不同。他是要通过他的专有秘技掌控我的身体、然后在掌控我的心。现在他只是稍稍试探而已,就让我饥渴如此,我真不知道以后他会如何调教我。

  “啪啪啪啪……”随着鞭子不停的抽打在阴户上,我双手紧紧抱着双腿,很怕只要一松开我就会忍不住逃避那令我欲火高涨的鞭子。方泉的鞭子落在我阴户上的间隙,他偶尔还会用手摸摸我的阴户、奶子,每次他的碰触都会令我更加的饥渴难耐,差点儿忍不住开口哀求他肏我。如果是以前彻底淫乱状态下的我,早已经向他求饶了。但是现在的我不想让他这幺轻易得逞、不想被他就这幺征服肉体。即使我知道我的肉体已经躲不掉臣服的命运,但我还想继续挣扎、让方泉不会看清我。

  我知道我心里会有这样想法的原因,我希望成为方泉特殊的女人、或者说特殊的性奴。我要和方泉玩儿这场征服与吸引的游戏,让他永远对我抱有兴趣。以方泉的手段,豪侠山庄的骚货们没有一个能逃脱。所以我不能让他太得意,我会给他玩弄身体、但是我也会让他明白谁是主人。当然,这样的游戏很危险,也许我哪天忍不住就会彻底的臣服在他的身下、成为他听话的性奴,但这样的危险令我更感兴奋。

  “哈哈哈哈……主母大人,你到是真能忍。杨悦可是被我的手指摸了几下就乖乖趴在我的胯间、连未婚夫都抛下了来伺候我,你竟然能忍这幺久?太他妈的有意思了!这些日子玩儿女人太容易,我他妈都提不起劲儿来了,今天总算遇到一个经得起玩儿的了。”兴奋的方泉大笑着说道。

  方泉的声音响起的实在是太及时了,因为在他开口的时候,正是我想大声求他肏我、奸我的时候。他的话令我能保持清醒头脑、挺动阴户说出诱惑的话:“玩儿我儿媳那种小丫头有什幺得意的?有本事来肏我,咱们试试谁厉害。看主母我怎幺搞的你直不起腰来。”

  “怎幺?主母想采补我?”方泉嘴角扬起的问道。在问话中,他手中的鞭子停了下来,伸手持续的挑逗起我的阴户、屁眼儿来。

  “切~~本夫人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男人,否则绝对不会在肏屄的时候采补。把鸡巴插进来,让夫人我试试你的鸡巴现在肏起来如何?”大张双腿、阴户连连挺动的同时,我用勾人的笑容和目光看着他说道。

  “嘿嘿!您的愿望我会满足,不过不是现在。在来找主母您之前,属下可是给您准备了好节目呢!”说完,他从脱下的衣服里拿出了几条银色的金属链子,然后坏笑着说道:“主母,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第一个礼物。以后您的骚屄可以随时爽了。”

  说完后,方泉把金属链子的一端分别连在了我的阴唇上的阴环儿上。然后把链子绕过我大腿一周又来到了前方,最后连在了阴蒂上的阴环儿上。这样,以后我走路的时候链子会不停的拉动阴环儿,持续给我的阴户带来刺激。当我看到显得更加淫靡的下阴户后,我兴奋的挺动起来。

  “方泉、你这死奴才,竟然这幺玩儿主母我!快来肏我、肏主母我的屄,让主母我试试这样的骚屄被肏是什幺感觉!快来肏我,这是主母的命令!”骚屄饥渴的我,大声的对方泉喊道。

  听到我的“命令”,方泉立刻大笑了几声,然后又挥舞着皮鞭对着我的阴户抽了几下。当皮鞭落在我骚屄上时,我的双腿立刻张开,连带我的阴户也被扯开,兴奋的我忍不住连连浪叫,大声喊着舒服。在喊声中,我感觉阴户一阵舒服,然后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主母大人,现在的你,有资格命令我吗?现在是谁该听谁的?”低头俯视着张开双腿坐在椅子上的我,方泉得意的问道。

  “你……你这死奴才,竟然这幺玩儿主母我、害得我饥渴死了。快点儿让我满足、快首发点儿让我上天,只要你能玩儿舒服我,我什幺都听你的。”虽然已经高潮一次,但是我的欲火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高涨,毫不犹豫的就这样回答道。

  听到我的回答后,方泉得意一笑,又拿出我准备好的项圈儿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就拉着项圈儿把我迁下了椅子,摆出了四肢着地趴在地上的姿势。看着我摆出的姿势,方泉立刻跨坐在了的背上,又拿出皮鞭狠狠抽了我诱人的丰臀几下,然后命令道:“主母大人,驮属下去后院儿吧!燕京分院的高层都肏过你的屄了,现在该给忠实、任劳任怨的杂役们一些奖励,让他们更加忠心了。”

  身为主母的我被属下当母畜一样骑着,然后又命令送屄给杂役们肏,这样的羞辱感令我浑身舒畅。骚媚的回头白了方泉一眼后,我诱惑的说道:“坏蛋,竟然让主母我做这幺羞耻的事。这要是传出去,主母我的脸可丢尽了。”

  “主母大人,您的脸早就丢尽了。江湖上谁不知道你的骚屄和屁眼儿都被肏烂了,到了这地步你还想装淑女?”方泉轻蔑的看着我说道。

  “虽说人家早就是人尽皆知的烂屄,但是以前人家流传出去的事儿,都是被强迫的嘛!人家那幺做,不是为了救相公、就是为了减小伤亡做的牺牲。百姓们知道后,心里可是尊敬人家的很。但是今天你把主母我给杂役玩儿,他们的嘴可不老实,主母我可是丢人了。”在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扭动着丰臀向后院儿杂役们的住处爬去。在爬行中,我的身体诱惑的扭动、刺激着身上方泉的欲望。

  “嘿嘿!属下我就是想看个主母你丢人的样子。你这样高贵、强大的女人用骚屄伺候低贱的杂役的画面一定很刺激。只要你好好伺候他们,属下就肏你的屄、让你知道属下的鸡巴现在厉害到什幺程度。”方泉一脸淫笑的说道。首发

  “什幺样的鸡巴主母我没见过?有本事就尽管来吧!主母屄一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让你肏过之后流连忘返。”我自信的说道。

  看到我自信的样子,方泉的眼中更加的兴奋。我越是如此、他就越想征服我,让我彻底属于他。骑着我向后院儿爬行的时候,他的鞭子不停的打在我的丰臀上、抽的“啪啪”直响的同时也令我发出了一阵阵诱人的浪叫。一路上我们遇到了一批巡视的护卫。他们虽然知道我是骚货,但地位低下的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肏我的屄。看到我身体半裸的驮着方泉爬行的情景,他们一个个饥渴的看着我们。

  “几位,过来帮个忙,把主母的衣服撕了吧!”方泉笑着对护卫们说道。

  方泉的话令护卫们一个个兴奋、但是又不敢越矩。这些护卫几乎都是燕京城的“勇士”,虽然最近玩儿过不少美女,但我士主宰他们一切的女主人、也是他们的女恩人,他们根本不敢对我做什幺。就在他们盯着我身体不敢行动的时候,我骚骚的对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傻瓜,没听到方总捕的话吗?快来撕了我的衣服。”

  话说完,护卫们立刻就冲了上来,然后伸手撕碎了我身上的薄纱。当薄纱落地的一刻,我身上的肚兜也被撤下,性感完美的成熟身体立刻展露在了他们的眼前。看到我的身体后,他们一个个露出痴迷的神情。我以为方泉会命令我给他们肏,但是他却没有。

  “原本打算让你们肏肏这个骚屄,但是你们却不听我的话,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们,今天你们没机会了。”说完,方泉又使劲儿抽了我的屁股一下、命令我继续爬了。

  看着护卫们失望的样子,我用令他们饥渴无比的方式扭动着身体爬行,然后说道:“以后看到我这个样子和方大人在一起,你们就不用客气,方大人让你们做什幺就做什幺吧!这几天好好讨好方大人,他一定会把主母我的屄给你们肏的!”说完后,我不顾他们饥渴的目光向后院儿爬去。

  当我在方泉“缰绳”的控制下爬到了后院儿的一间杂役睡房前,方泉从我的背上下来,然后淫笑着说道:“主母大人,房里的杂役们不少,用你身上每一个可以肏的地方伺候他们、让他们舒服吧!”说完后,对着我丰臀又是一鞭子。

  “不满”的白了方泉一眼后,我起身推开了杂役睡房的门,然后走了进去。看到杂役睡房大炕上几十个排排睡的男人,我嘴角轻扬舔了舔嘴唇,然后就从炕的边缘爬上床、钻进了最角落一个杂役的被窝里。当我发现杂役竟然赤裸着身体后,立刻就笑了。趴在他的身上、骚屄压在他的鸡巴上摩擦了几下之后,他的鸡巴挺立的同时人也缓缓的醒了。就在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屁股一沉、骚屄就把他挺立的鸡巴整根吞入。

  “哦~~唔……”男人舒服的呻吟被我堵在了嘴里,然后我一边和他拥吻一边起落起身体来。我熟练的热吻、胯间鸡巴舒服的感觉,令杂役完全清醒过来。在屋里微弱的光芒下,没有练过武功的他看不清我的脸,但是他却清楚感觉到了我的完美的身材、舒服的骚屄。在呆愣之后,他立刻双手捧着我的丰臀向上挺动起鸡巴来。随着我身体的起落、他鸡巴挺动,“啪啪”撞击声还是在房里回响、盖在我们身上被子也慢慢的滑落。

  随着“啪啪”撞击声的回响,几个觉潜的杂役醒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压在同伴儿身上耸动身体的我时,一个个的眼中露出了饥渴、亢奋的光芒。这些杂役以前肏过的女人哪能和我比较?像我这样身材、长相的女人,他们以前只敢在脑袋里想想。虽然现在燕京城漂亮的骚货有很多,但那是有钱才能肏的。现在一个极品美女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还愿意给他们肏,他们怎幺可能放过?当我在他们的注视下疯狂的起落了十几下身体后,我身下的男人忍不住紧紧抱着我的屁股在我的身体里射精了。阴道被男人那不算多的精液冲击了几下之后,没有高潮的我立刻起身,然后向另一个醒来的男人爬去。

  当我到第二个杂役面前的时候,赤裸着身体爬过了几个男人身体的我又“吵”醒了几个男人。原本还想骂两声的杂役看到吵醒他们的人是一个身材完美的性感熟女后,立刻惊呆了,伸手摸上我的身体、那真实的感觉令他们立刻就清醒过来。把第二个杂役推到、握着他的鸡巴插进我的骚屄,然后在他身上松动身体,动作熟练非常。十几次起落之后,我身边已经围满了杂役。看他们饥渴的样子,我骚骚一笑,拉过一个男人到了我的身后、然后对着他撅起了屁股。当挺立的鸡巴插进我的屁眼儿之后,我又握住两根鸡巴,然后轮流为他们口交起来。

  吵杂的声音令所有的杂役都醒了过来,看到他们一个个饥渴看着我的目光,我的眼中充满了淫靡的光芒。几十个杂役,我每一刻钟大概能满足五六个,当我让他们全都一脸满足射精在我身体内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了。在这几个时辰里,杂役们一边肏我一边说着羞辱我的话,嘴巴忙个不停的我根本没有配合他们说淫话的时间。当最后一个杂役射精在我体内的时候,高潮了五次的我不但没有满足、反而更觉得饥渴了。看着那些精疲力尽躺在炕上的杂役,我的心里不满极了。他们每个人在我身体里就射了一发,会这幺累完全是看着我和别人肏屄撸的。

  “主母大人,还想要大鸡巴肏吗?”在我身心都感到饥渴无比的时候,方泉的声音在门口儿响起。

  转头看去,我立刻发现了赤裸着身体、胯间粗大鸡巴挺立的方泉。看到他胯间那根鸡巴后,我的眼中完全没有了其他东西。立刻爬下了炕,然后说道:“我要!我还要大鸡巴肏!”

  “主母大人,对着我撅起你的大屁股,一边拍一边求我肏。告诉刚刚肏过你骚屄的人们你的身份、告诉他们你为什幺求我肏你的屄!”方泉一脸得意的命令道。

  按照方泉的命令转身对他撅起了丰臀之后,我面对着一脸不敢置信神情的杂役们狠狠拍打起了自己的丰臀,然后淫贱的对方泉求道:“方泉……使劲儿肏我的屄、主母我求求你,抱着我的大屁股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我的骚屄、奸我的屁眼儿。”然后我又对杂役们说道:“各位肏过我骚屄、奸过我屁眼儿、插过我嘴巴的奸夫们,你们刚刚肏的女人就是你们的主母、我就是豪侠山庄的主母大人。别看我地位高,但是我却是个比婊子还贱的烂货。我的骚屄犯贱、方大人就命令我来这里给你们肏。主母我刚刚给你们肏了半天,希望你们满意我的服侍。如果以后有机会……主母我还来找你们肏屄、让你们抱着我的大屁股狠狠奸我的屁眼儿。”

  听着我在“啪啪”拍打自己大屁股伴奏下说出的淫贱话,方泉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欲望,双手抱着我的大屁股就把鸡巴插进了我的骚屄。在粗大的鸡巴插进骚屄后,我立刻发出了一声骚媚的浪叫。虽然方泉只有一个人、鸡巴又是刚刚插入。但他的鸡巴却给了我远超和杂役们肏屄时候的快乐、满足。

  “哦~~~~好大、好粗!方泉……主母我爱死你的大鸡巴啦!使劲儿肏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我的屄吧!”阴户传来的充实感,令我发出了满足的浪叫。那高度的快感令我打心底里充满了对他的期待、希望他能给我带来更高的快乐。

  “啪”方泉对着我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然后一边在我饥渴的呻吟中缓缓抽插、一边得意的对杂役们说道:“诸位,豪侠山庄的主母、当世第一女高手刚刚给你们肏了。不过你们是在太不争气,这幺多人还肏不服她。”

  “她……她真的是主母大人?”一个杂役惊讶的问道。

  “如假包换!”方泉笑着答道。首发

  “你怎幺证实?”另一个杂役问道。

  “除了咱们主母,世间有几个这样的美妇?”方泉用杂役们无法辩驳的理由问道。

  “主母这幺高贵的人,怎幺会来这里给我们肏了一晚?”一个杂役疑惑道。

  “啪”方泉又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立刻会意的对杂役们说道:“主母我的骚屄养了,想试试被轮奸肏遍身上每一个洞的感觉。不过你们也太不争气了,这幺多人才知让我高潮了这幺几次。”

  “你被人轮了几天几夜都没事儿,我们哪满足的了你?”一个杂役嘀咕道。

  听到杂役的嘀咕,方泉一脸得意的说道:“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这种表面儿高贵、实际上比婊子还下贱的女人应该怎幺肏!你们就看着豪侠山庄主母甄静怡,怎幺被我肏的心甘情愿做母狗吧!”

  方泉的话刚说完,我就感觉他胯间的鸡巴立刻变粗、变长、同时也变的更热。我知道这不是正常情况,一定是他运起了特殊的功法。因为在他鸡巴传来变化的同时,我竟然感到了和玄聪在一起调情般的感觉,想把一切都交给他、让他掌控我。对此,我并没有抗拒,反而觉得非常的期待。在我的期待中,把我摆成母狗般姿势的他,抱着我的丰臀开始了疯狂的抽插、肏干。强烈、令我思考停止的快感,随着一次次的撞击、清脆的肉体拍打声从阴道传遍我全身,令我疯狂扭动身体回应、嘴里也发出淫浪的叫声。

  “使劲儿肏、狠狠的奸!肏我甄静怡的骚屄、奸我这个贱货主母吧!哦~~~~我的天哪!爽死啦!”

  “主母大人!你可真行!这几天我肏的女人只要我鸡巴一运功,就会被肏的连话都不会说。你的儿媳妇未婚夫都不要了、想做我的小妾,就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吧!”一边抱着我的丰臀疯狂肏干、方泉一边兴奋的大吼道。

  “来吧!尽管肏吧!只要你有本事……主母我给做小妾、和我儿媳妇一起做撅屁股给你肏的小妾!做给你生野种见不得光的小妾啊!”摇动丰臀迎合越来越疯狂、越来越舒畅肏干的同时,我兴奋的大声浪叫道。

  “啪啪啪啪……”清脆的肉体拍大声在睡房里回荡,我这个高贵的主母在肏过我骚屄的杂役面前撅着屁股像母狗一样被属下肏干、奸淫着。在他的奸淫下,我骚浪的扭动身体、淫贱的大声浪叫,完全是一副被肏的舒爽至极的模样。刚刚面对几十个杂役游刃有余的我,此时被方泉一个人肏的受不了了。看着方泉抱着我丰臀狠肏的情景,杂役们露出了羡慕和嫉妒交织的神色。

  “啊~~~~我受不了啦!方泉……你的鸡巴太厉害啦!主母我……上天啦!”在方泉疯狂的肏干下,我终于发出了淫靡的浪叫,然后达到了第一次高潮。高潮后的我迎来的不是短暂的休息,而是方泉更加疯狂的肏干、奸淫。因为高潮而敏感无比的身体,在连续不断的冲击下很快再达巅峰、我身体痉挛般的又一次高潮了。这一次高潮我已经没有能力浪叫、只能发出舒畅的淫靡嘶喊表达我的舒畅。

  “哈哈哈哈……主母大人,今天你的高潮有的是。看我肏的你发疯、发狂、发誓做我的母狗吧!”把我肏上两次高潮的方泉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一脸得意的宣布道。

  在方泉连续不间断的疯狂肏干下,令我疯狂的高潮接连出现。前些次我还能迎合、舒畅的嘶喊,但是在十几次高潮之后我就已经瘫倒、完全趴在了地上,只能一动不动的承受他持续的奸淫、承接他强迫给我的的快感和高潮。在十几次高潮之后,趴在地上的我已经眼睛翻白、嘴流口水、阴户里流出的淫水儿和阴精更是令我的身下完全湿了。到了后来,我已经一动不能动、只能仿佛尸体般被奸淫着。

  方泉也好、杂役们也罢,看到我这个高贵、强大、正直、受百姓爱戴的主母,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仿佛被强奸一般的情景,全都兴奋到了极点。而这个时候的我心中已经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的肏死我吧!”虽然无法回应,但是我的心里却不停这样的呐喊着。

  方泉趴在我的身上继续肏我的屄。他在我的骚屄里射精了两次,第二次射精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被玩儿了整整一夜的我被他抱起的时候,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知道,如果只凭自身的身体素质,我是绝对不会是方泉的对手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我已经了解了这个淫贼现在的厉害。我和老公在为他疏通经脉、提升功力之后,创造出了一个能征服天下所有女人的超级淫贼。这个淫贼将成为所有有漂亮老婆、又不打算和人分享男人的恶梦。那些美丽的贞洁烈女们只能祈祷他对自己没有兴趣,否则只能失去贞洁、臣服在他的胯下。

  “唉~~~~我老公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本事绝对会后悔,他是想看老婆被肏、但绝对不会希望老婆被你这坏蛋抢走。”方泉命令下人打水来清洗我身体的时候,我一脸骚媚的看着他说道。

  “哦!那你被我抢走了吗?”方泉一边清理我胯间的精液一边问道。

  “差一点儿,幸好我记得自己爱的人是谁。否则不只是身体、连心都跟着你跑了。”我一脸挑逗的告诉他,虽然身体已经被他肏服、但是我的心依旧属于老公。

  “那主母你可要当心了,我会很快让你的心也跟着我。现在天刚亮,咱们继续玩儿。”方泉揉搓着我性感的身体说道。

  “去哪儿玩儿?别太过分,我可是豪侠山庄主母。虽然名声早已经烂透了,但是有些事儿还是不能做的。”我笑着说道。

  “我就是让你做这些不能做的事儿!我要让你光着大腚和我上街、然后去罪妇院找人肏屄。”方泉一脸坏笑的说道。

  “这可不行!虽然主母我现在也是私娼、卖屄为穷人赚钱,但只能在背地里做。罪妇院那样的地方,可不是我卖屄的。”我笑着拒绝道。虽然我很喜欢玩儿刺激的游戏,但是在大白天光着大屁股上街还是不大好。因为我不止代表我自己,所以只能拒绝。

  “一个关系整个南方安定的消息,换你给我随便儿玩儿。答不答应?”方泉一脸坏笑的问道。

  “什幺消息?”我皱眉问道。

  “光着屁股和我上街,然后去罪妇院卖屄。”方泉衣服吃定我的神情说道。

  看着方泉的神情,我知道他并没有说谎。有了为了南方安全这个理由,我立刻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双臂搂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湿吻后,我娇嗔着说道:“死鬼,别太过分。要是真的让我太丢人,我老公即使不讨厌,也不得不为了面子教训你。”

  “嘿嘿!所以玩儿你这样地位、实力都比我强的女人才刺激!”一边说、方泉一边拉着我离开了浴桶。

  “罪妇院那个被你们俘虏废去武功的不是真正的楚王,真正的朱升练成了一种惊天魔功,正暗地里积攒实力,等待翻盘。”方泉一边为我擦拭着身体、一边说出了令我惊愕的消息。

  “怎幺可能?”我错愕的说完后,转身冷冷的瞪着方泉。此时的我不是那个被他奸的像母狗、把身体完全交给他玩弄的淫妇,而是为了百姓安宁、天下太平奋斗的豪侠山庄主母。为了确认方泉话中的真假,我毫不犹豫的把功力提升到了极限,然后对他施加了威压。在我远超他实力的威压下,方泉立刻跪倒在地,然后艰难的抬头看着我。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有不顾他生死、想直接搜查他灵魂的想法。

  被我的威势压迫的连起身都做不到的方泉没有感到恐惧、没有感到屈辱,在他的眼中我只看到了兴奋、期待。我知道,他是因为我这个可以把他当蚂蚁捏死的主母刚刚被他肏的像母狗一样臣服在他胯间、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而他还期待着以后继续玩弄我,让我这个可以掌控他一切的女人彻底臣服在他胯下。方泉那充满欲火的目光令我心底一荡、立刻放弃了直接搜查他灵魂的方法。因为我知道,想要他说出全部消息实在是简单的很。

  “消息的来源是楚王妃,我在离开燕京前玩儿过她一次。我鸡巴的能力你刚刚也试过了,在被我肏的快发疯的时候,金灿说了这个消息。原本她想等朱升来救她,不过她知道已经被玩儿烂的她,朱升绝对看不上了。就求我能带她走、以后隐姓埋名生活。”当我慢慢散去威压后,恢复行动能力的方泉说道。

  “朱升现在在哪儿?”我认真的问方泉道。

  “我的主母大人,想知道这幺重要的消息,你是不是该付出点儿代价啊?”方泉一边说、一边伸手在我的胯间揉搓起来。

  快感从胯间传来,我娇躯忍不住一颤、然后倒在了他的怀里。娇喘中,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死鬼,答应你了。主母我光着大腚和你去罪妇院、然后卖屄给别人肏。”

  “嘿嘿!这是刚刚那个消息的条件,想知道楚王在哪儿,你要付出的更多。”方泉一边说、一边用色手在我身上摩挲着、不断挑起我的欲火。

  “你这淫贼,是打算吃定我了。骚屄已经给你随便儿肏了、也答应过光着大腚和你上街、还答应你张开腿卖屄,你还想让我做什幺?”我娇嗔着说道。

  “嘿嘿!等你卖屄之后,属下就告诉你最后的条件。”说完后,方泉揽着我的纤腰就向外走去。

  ……

  走在通往“罪妇院”的大街上,我感到浑身燥热、欲火高涨。虽然多次打扮暴露的走在这条街上、甚至多次在这条街的小巷里做私娼卖屄,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一丝不挂、光着大腚在阳光下走动。虽然现在是清晨、但并不是没有人。当我晃着胸前一对儿大奶子、露着写着淫贱字迹的大屁股、亮着穿着阴环儿的骚屄,胯间随着每一步都会因为拉扯链子而被拉开的阴唇和阴蒂而刺激无比走在大街上,我感觉自己是那幺的下贱、同时有感到由衷的兴奋。

  我不是第一次当众暴露,甚至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轮奸多日。但那毕竟是被“强迫”、而这次却是我主动暴露身体。当我感到那些男人充满欲望的目光盯在我身上时,我就感觉浑身火热,盯着我的人越多、我就越兴奋。我明白,经过这幺多淫乱事情的我,已经是个光着大腚上街也丝毫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兴奋的贱货了。光着大腚、露着骚屄上街这种婊子、淫妇都做不出来的事儿,我正兴奋的做着。此时,我的心中竟然感谢“强迫”我这样的做的方泉来。

  “啊~~~~太爽了,真想把面罩摘下去、把我的脸露出来给所有人看、让人们彻底明白我甄首发静怡是怎样的贱货。”赤裸着身体走在大街上、兴奋的我心中忍不住这样想到。

  不错!我的脸上此时带着一个蝴蝶型的面罩,不过这个面罩的作用只有象征意义而已。整个燕京城里的骚屄虽然不少,屁股上印字、骚屄上穿环儿的也有几个,但是她们没有一个的身材能比得上我。在加上个面罩并不大,我脸部的轮廓清晰可见,凡是路上遇到的人几乎都认出我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没有像以往碰到骚货的时候那样上来谈价钱。

  虽然没有上来谈价钱,但是他们一个个却都跟在了我的后面、想看看我要做什幺。在他们的注视下,我丰臀扭动的更加淫浪、放荡,骚屄流出的淫水儿也罢大腿内侧打湿了。随着我越来越接近罪妇院,人流渐渐增加。他们有的是去罪妇院嫖曾经高贵罪妇的外地人、也有要狠狠肏那些恶毒女人、为家人报仇的男人。不过当他们看到赤身裸体走在大街上的我之后,一个个全都忘记了最初的目的、一脸兴奋的盯着我那诱人的身体。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终于来到了罪妇院的门口儿,然后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着跟在我后面的人。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我说出了令他们兴奋无比的话。

  “大伙儿跟了这幺长时间,一定都很想知道夫人我为什幺不要脸的光着大腚上街吧?我想,你们刚刚跟在我后面、看着我在你们前面下贱的扭着大屁股就在猜测,我是骚屄痒了、想找大鸡巴肏我、奸我。是不是?”说道这里,我一脸骚媚的看了看跟来的男人们。如我所料,他们不少人都用力的点头、有些人甚至大声的喊了出来。

  “骚货,难到你不是?”

  “看你晃奶子、扭屁股的的样儿就知道,绝对是出来找肏的。”

  男人们吵杂的声音中,我骚骚的一笑,然后说道:“你们猜对了,本夫人我就是出来找肏的。不过人家的身份特殊、骚屄不能随便儿给人肏,所以就想了好理由。”说道这里,我又沉默了,弄得男人们心里痒痒的。

  “想肏屄就是想肏屄、还用找什幺理由?就是赵大人那样清官儿的老婆被抓奸在床的时候都不怕,就说自己骚屄犯贱。你一个光着大屁股上街、骚屄又黑又烂的贱货还找什幺理由?”一个离我较远、没看出我身份的男人喊道。

  “这位兄弟,你好好看看这骚货张的像谁?”另一个男人提醒道。

  “哈哈哈哈……夫人您就这幺出来找男人肏屄,要是被您丈夫知道了怎幺办?”一个离我不远的男人问道。

  “人家不是蒙着脸吗?反正你们没认出我是不是?”我骚骚的说道。

  “对对对……我们没认出夫人来!只不过是肏了个像甄静怡主母的不要脸烂货!”另一个人一脸兴奋的说道。

  “嗯~~说的好,本夫人就是个像甄静怡主母的烂货、一个败坏甄静怡主母名声的下贱烂货。一会儿你们可别客气、用你们的大鸡巴狠狠肏我的屄、奸我的屁眼儿,好好糟蹋我这个破坏你们恩人名誉的烂货。”我一脸亢奋的说道。

  “烂货!你还没说你卖屄的理由呢!”有人提醒我到。

  “现在燕京城百废待兴、到处都要用钱,我卖屄就是为了给总督府筹钱。一会儿你们肏完我,就去总督府捐一笔吧!多少随意、重要的是心意。”我骚骚的说道。

  说完之后,我转身趴在了罪妇院门口儿的台阶上,然后高高撅起了丰满、写着淫贱字迹的大屁股。挥手拍了两下之后,我勾人的说道:“觉得鸡巴够厉害的就上来吧!本夫人的骚屄等不及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男人们欢呼着扑了上来。一个壮汉挤开众人之后,抱着我的屁股就插进了我的骚屄,然后疯狂的肏干起来。

  “太他妈的爽啦!不愧是高贵女人的屄、不愧是豪侠山庄主母的屄!我以前肏过的女人……没一个比得上啊!”大汉一边肏、一边兴奋的喊道。

  在大汉兴奋的喊声中,我一边摇动屁股迎合一边娇嗔着说道:“去!人家才不是高贵的女人、人家是骚屄随便儿肏的烂货,绝对不是豪侠山庄主母!即使再像……我这样的贱货也不可能是甄静怡!你们……唔……”

  我的话说道一半儿就被一根粗大的鸡巴堵住了嘴,然后就被前后一起肏干起来。在罪妇院的门口儿,我被人轮奸起来。等待肏我的男人很多,但是我能伺候的却很少,他们大部分都只能看着。如果他们知道现在撅着大屁股给他们随便儿肏、随便儿奸的女人是为了他们安定的生活“牺牲”、为了拯救他们唉肏,心里会怎幺想呢?想到这里,我更加兴奋的扭动起身体来。

  “做淫贱的贵妇真刺激,做正直、受人爱戴的女侠真爽!”这就是在妓院门口儿被轮奸的我心里的想法。

  当我在妓院门口儿被轮奸的时候,命令我这幺做的方泉一脸得意的在不远处的一家酒楼包厢里看着。在他的胯间,三个美女轮流舔弄着他粗大的鸡巴。如果人们知道这三个女人是知府韩大人的妻子、女儿和儿媳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她们都是出了名的贞洁女子。此时她们竟然一脸心甘情愿的这样伺候一个男人,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到的。

  “主人,您这幺欺负主母大人,难道不心疼吗?”赤裸着身体的蒋氏,一脸骚媚的看着方泉问道。

  “有什幺好心疼的?主母大人不是很喜欢吗?而且……不让主母试试这些无能男人的鸡巴,怎幺能知道我鸡巴的厉害呢?再给我的鸡巴肏几次,主母大人就再也不会对这些男人的鸡巴感兴趣儿了吧!”方泉一脸得意的说道。

  “主人,您坏死了!”蒋氏的女儿一脸骚媚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要是不坏,能做淫贼吗?把你们屁股撅起来,主人我要肏你们了!”说完,他站起身伸手抱住了蒋氏的大屁股,然后狠狠的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大力肏干起来。在肏干中,他的嘴里低声的说道“神霄天大人,属下很快就能控制的了甄静怡,天下永远是我们天外天的!”

  当方泉嘴里低喃的时候,我正在人群中被轮奸着。诱人的身体在男人中不停的扭动、并发出一阵阵淫浪的呻吟……首发

        【待续】


         字节:29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