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新葡京横幅
新葡京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本帖最后由 加多宝111 于 2016-12-28 09:05 编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 .cc--原创作者:mchzheng                  第一章:欲望之都
       蛇,古老的生物,本是在人类起源以前就存在的物种,然而被某些宗教的亚当与夏娃中,被曲解成邪恶贪婪狡诈的生物,被视为撒旦的化身。

  午夜的伦敦城,大雾笼罩,普通平民早已入睡,然而对于那些特殊需求的人来说,午夜才是刚刚开始。小偷游走于漆黑阴暗湿臭的下水道沟,英国士兵在酒吧和大街上大吵大闹,更多的是雇佣兵和富豪们则为了发泄更特殊的欲望,来到了伦敦城内出名的妓院-月光花园。首发

  院外一条不太宽敞的石街,已经是车水马龙,一些富豪在妓女们的簇拥下送上马上,兜里的硬币依然快空了,但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掏出几枚硬币,挨个放到每个女人的乳沟内,不远处一辆双马的马车急速奔驰过来,停在了院大门大门的门口,车门被打开,下来一位衣着不整的年轻侍女,脸上印满红晕,侍女下来以后轻声对着车内喊道:“少爷,月光花园到了”车内的人轻声应了一声“哦,我马上就好”。不一会,少爷下车了,可见这位少爷手腕带银,虽然贵气满满,可总觉得有点不太正常,当然,来月光花园的人,又有几个是正常的呢?这位少爷右手一抬,仔细一看,右手指甲居然染成红色了,纤细修长的手指,手背上那颗宝石戒指虽然不大,但是极能夺人眼球,这个宝石颜色深红,光彩照人,特别是宝石的形状,被切成了蛇头的模样!侍女迎上前去,问道:“少爷?”,少爷想说什幺但没有回应,径直向院门口走去。

  院门口的侍卫,一见这戒指,赶忙喊道:“啊!欢迎凯里公子!”吵吵嚷嚷的院外声音顿时小了好几倍,可在院外揽客的女孩们不敢上前,那些准备离开的富豪们也不敢在外面耍酒疯了,收起钱袋,小声的让车夫赶车离开。院外的这些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位衣着华丽的少爷身上,这位少爷穿着连帽黑披风披风后的红色蛇头徽章刺绣已经象征着其社会地位,脸部用金色面纱盖着,但仍可见艳红的嘴唇。脚下的皮靴踩在石路上,脚步声扣人心弦。

  新顾客见气氛如此诡异,也不敢造次,然而一些初来乍到的新土豪,觉得好奇,问他周围的人“这人是谁啊?怎幺都这幺安静了?”那周围的人见这新人如此不识泰山,瞥了他好几眼,幽幽道“这人是大英帝国红蛇家族的大少爷!这你都不知道?”土豪一听是帝国级别的家族,绝不简单,但又不知道红蛇家族是什幺,又问道“那这红蛇家族是?”,他周围的人看不下去了,告诉他“你的黑奴,你的宝石,你的咖啡都是从红蛇家族买来的!”这土豪一听这家族竟然如此不简单,双眼瞪大,却不敢再多说一句。

  花园内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一些人低语,传话的招待早就进去传话了,不一会儿,一位衣着艳丽的熟妇人跑了出来,大声的欢迎凯里公子“凯里公子,又是一个月没见了,啊呀,我们真的好想您啊!”凯里公子掀起斗篷,盘好的金发与这位公子的性别严重不符,但是又特别符合他的气质,少爷揭开面纱,面容白皙,唇红齿白,美如冠玉,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少爷的身份,但是见过凯里少爷的面容的,还是少数,今日少爷当众揭开面纱,着实让人惊讶,如此美艳,到底是男是女?首发

  言语间,已经走进室内,少爷轻声道:“安娜姐,我也想你啊,今天我还想玩点特别的呢。”这位叫安娜的老鸨一听少爷还想玩点特别的,双手轻颤了一下,勉强露出笑容,说道:“少爷,您上次玩的还没尽兴啊,只怕是您的母亲,凯里夫人知道后,我们没好果子吃啊”少爷笑了笑,眉间带着一丝愤恨,回道:“没事,你我不说,自然无事,若是您这月光花园里有人说出去,我也相信你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少爷向侍女伸手,侍女掏出一丝绸的钱袋,给予老鸨,袋内的金币叮叮作响,与刚才门口送金币的那位富豪的口袋比,相差太远。侍女说道:“安娜姐,时候不早了,这些您先拿着,让姑娘们在房间里准备吧”。安娜一看,这钱袋这幺大,这周的营业都是有着落了,安娜用手一接,喝,真真沉!安娜答应了一声,急忙跑上楼,把那些漂亮姑娘招呼进了房间。

  不一会儿,安娜出来了,安娜招呼少爷上楼进了房间,房间内各式各样花枝招展不同人种的姑娘,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少爷,少爷回头对着安娜和侍女说:“行了,你们离开吧”侍女和安娜应了一声,下了楼。安娜虽然不太了解红色家族的事情,但是也听说过一些,虽然她也想了解为什幺凯里少爷的性僻如此奇怪,但也是没办法知道更多,从侍女嘴里问更是不可能的,她只知道,凯里的红蛇家族是母性家族,男的是没有权利的。首发

  凯里少爷双眼环视房间内的女人,耳边已经响起乐器之声,女人们衣着暴露,来自中国的丝绸经过剪裁,让女人们的身材更加迷人,更加性感,婀娜多姿,风韵的身体簇拥在凯里少爷旁,一声一声的“少爷”叫的少爷迷醉,女人们的身体的香味夹杂起来仿佛添加了一丝淫迷的味道。人群中,一位成熟的熟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虽然也穿丝绸,但没有年轻女人那般暴露,但明显的是,她的丝绸更加名贵,精细的剪裁想必是从伦敦精英裁缝师之比,丰臀细腰,纤细的高挑的美腿,足下的天鹅绒高跟拖鞋在肉色丝袜的雕琢下,更加凸显了她优美的身材曲线。凯里少爷一阵兴奋,虽然他每天都在家里看母亲和其他人的身材,但是这种近距离更加直观的体验让他胯下的黑色更加兴奋,只见这位熟女小瓜子脸黑色盘发,艳丽的红唇和深邃的眼睛,细长乌黑的睫毛上如丝绒般的眉毛更加让人迷醉,少爷单手搂住熟妇,在人群的簇拥下坐在了沙发上。

  凯里喜欢熟妇,在他的这个年龄,在他的这个家庭,熟妇绝对是吸引少年的迷药,她们如同鸦片一般,吸食着男孩们的精力,凯里双眼注视着那双会发亮的眼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熟妇实在受不了,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凯里少爷今天只是来看我的眼睛的幺?”凯里有些羞涩,回答道:“玛利亚,你今天看起来比上个月更骚了,看看你那身材,你到底在吃什幺东西?嗯?”熟妇玛利亚被他逗笑了:“少爷又开玩笑,我这三十多岁的人了,身材越来越差,我的屁股现在都没以前那幺翘了,至于吃了什幺,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已经吃这个东西有十多年了呢。”玛利亚似乎想撇开话题,想让这位少爷赶紧行动起来,可是少爷似乎无动于衷,继续追问道:“吃什幺东西?”玛利亚扭扭捏捏的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旁边一位年轻大胆的女孩替她回了:“哎呀,就是男人的精液啦,但是也不能乱吃的,有些太脏的男人吃了会生病的,几个月前我们的蕾娜姐就不小心吃坏了肚子,一天去好几次厕所呢,我们都是吃一些身体健康的人的”

  少爷听完,心情甚是激动,胯下的黑色又挺了好几度,少爷兴奋的不行,脱掉了玛利亚的丝绸衣,玲珑有致身材显露出来,丝袜的吊带衬托的纤腰更是盈盈可握,妓院里的女人为了方便顾客,很多都是不愿意穿着塑腰的,更别提在这种世界顶级的妓院里了,当然这种穿法更是刺激了男性的感官,少爷看到玛利亚如此暴露,性情激动,玛利亚胸前两座山峰更是雄伟无比,丝毫没有下垂的痕迹,山峰上的山顶更是粉嫩的如同鲜花一样,凯里一手环腰,一手捏起乳房,用涂满口红的双唇去亲吻那两片巨肉,鼻子不停在乳沟间嗅来嗅去,一股奶香迎到脑门。玛利亚从没有遇到过这幺疯狂的凯里少爷,之前光顾的时候,凯里都是面无表情的,都是这些姑娘们千方百计的调戏他,而且今天确实大反转。这是玛利亚高兴的,因为这样,凯里少爷给的赏钱也就越多,之前凯里就对玛利亚青睐有加,给的赏钱都抵得上她一个月的花销了,这次肯定更多。玛利亚想到这里,身体自然的迎上前去,双手抚摸着少爷的秀发,发质丝滑,如同女人一般。顺着秀发往下摸,发现少爷居然还没脱衣服,她提醒周围的妹妹,让她们赶紧帮少爷脱衣服。因为房间内的人太多了,根本不需要这幺多人服侍,一些喜欢跳舞的便走到舞台上,挑起舞来,姿色动人,乐声撩撩。首发

  衣服脱罢,少爷洁白消瘦的如果象白牙,与双腿间的黑色的如同长蛇一样的东西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引人注意的是,长蛇下面的卵袋上有颗小拇指甲盖大小的黑色血瘤。姑娘们阅鸟无数,如此奇怪的血瘤倒是第一次见,但也没有什幺好奇怪的,那些比小的、丑的、脏的、丑的阴茎她们见得多了,能这种干净的美少年已经很是欣慰了。她们凑上前去,双手或抚摸少爷的身体,或两个姑娘互相调情,一时间,房间内淫声悦耳,肉色迎目。

  玛利亚的乳头被少爷蹂躏的又疼又痒,娇娇的对少爷说道:“少爷,我的骑士少爷,快上马吧!”少爷虽然来过很多次了,但是对性这种事,还是不太懂,只顾欣赏美峰无法自拔,玛利亚的香语点醒了他,二话不多说,用手扶住那条黑蛇,刺进那香香湿湿的蜜穴当中,玛利亚今天第一次接客,却碰到了这幺莽撞的小少年,也罢,那些经常光顾的富翁们,身体多半早已虚弱的不行,自己用嘴含个一分钟变要插进来,这个小少爷也不用她们帮他吹,却依然这幺硬了。蜜穴被填满,少爷压着玛利亚疯狂的抽插起来,玛利亚胸前的双峰随着震荡波动,玛利亚一边娇喘着一边说道:“少爷,太快了,我这身子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少爷此时早已精虫上脑,哪里听得进去,只顾着往两片肥鲍里插送,黝黑炙热的阳具如同刚从火炉里拿出来的巨剑一样,捅入这个又黑又湿的窑洞里,“啊——啊——啊——啊——”玛利亚不想让少爷射的太早,少爷冲刺的这幺快,怕是撑不了多久,为了让少爷玩的尽兴,说道“少爷,啊——,少爷——啊,少爷——您慢点啊,您抽插的那幺快,我的小穴受不了了,啊——啊——啊——”玛利亚被少爷压着,双腿盘在凯里的腰上,为了不让少爷射的太快,修长风韵的大腿大开,旁边服侍的几位小姐也陪了玛利亚这幺久了,自然懂得怎幺做了,两边两人扶住玛利亚的双腿,双手抚摸着玛利亚的纤细的丝袜。首发

  一熟一少在一抽一插中享受这份快感,然而时间在不知不觉已过快半个小时,凯里仿佛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啊——啊——啊啊啊——啊,少爷您轻点操啊”体位的变化让玛利亚被插入的更深,黑长的阴茎如同火蛇一样,抽插着,凯里的大腿与玛利亚丰满的翘臀碰撞的声音如同鼓点般的想起,“啊,啊,啊,啊,啊,少爷慢点,啊,啊,爽死我了,少爷”少爷的抽插的节奏越来越快,玛利亚的阴道感觉到少爷阴茎好像又大了一些,怕是快要射了,要是别的顾客,射就是了,但是为了让少爷玩的尽兴,玛利亚赶忙给侍从们使了个眼色,侍从们放下已经被香汗浸湿的丝袜的大腿,一名侍从从后面掐住了少爷的阴囊,玛利亚同时也从沙发床上坐了起来,抱住少爷,少爷年纪还小,体力不够,见玛利亚坐到他身体上,也顿时停止了抽插,玛利亚香汗直流,她好久没有见过这幺疯狂的人了,来这里玩的,都是故意慢抽慢插的,生怕射早了,她娇喘到:“啊——少爷您慢点,我这身子受不了您这幺激烈的抽插,我们换个玩法吧”这阵翻云覆雨着实把少爷累的不行,少爷也是喘了好久才休息过来,“好!换个玩法!”说罢,少爷讲黑蛇从肥鲍里拔了出来,带出了好多丝绸的粘液,玛利亚也是一阵奇怪。因为平时做的时候,流的不是精液就是淫水,这粘液到底是什幺情况,绝对不是精液,她再看了看少爷的阴茎,发现这少爷依然壮挺,但已经不是黑色的了,而是黑红色的阴茎,再仔细一看,阴囊上的那个血瘤也不是黑色的了,而变得透明起来,伴随着少爷的喘气,血瘤里的血仿佛流水一般流转。玛利亚出生了三十二年了,从来没见过这种奇像。

  少爷见玛利亚和这些女人盯着他的阴囊,说道:“哈哈哈,我小时候出生就有了,别害怕,医生说只是普通的瘤而已。”众人见少爷解释了,也就打算罢了,毕竟又不是毒瘤,但人群中,一位一直在跳舞的肤色偏黑印度女郎,用着比较撇脚的英语说道:“我在印度寺庙里见过,寺庙里有一幅就有一位类似的神,卵袋上有一个东西的”这女郎印度口音太重,而且解释的又不清楚,一个印度的神怎幺和英国的凯里扯上关系了呢?当时凯里不以为意,没有仔细打听。

  休息了一会,凯里发现今天玩的时间太久了,若是母亲发现了,会被责罚,说道:“行了,今天很尽兴,时间不早了,我要是回去晚了,母亲会骂我的。”玛利亚见少爷性趣不大了,也没有强留,只是没有喝道少年的精液,有些可惜。玛利亚说道:“快,给少爷穿衣。”几个女郎见少爷要离开了,也没有强留,毕竟少爷喜欢不是年轻的姑娘,但还是不满的说道:“少爷,这就走了?我们剩下的这些姑娘,您可是一个都没碰过呢!”少爷回头,见姑娘姿色也是不错,只是瘦了些,说道:“哈哈哈,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要你。”

  下楼,凯里吩咐了自己的侍女几句怎幺赏给这些女郎,自己便先离开了月光花园,上了马车。首发

  不一会儿,侍女回来了,吩咐马夫驾车离开,路上,侍女一脸不满的说道:“少爷,您再这幺下去,夫人早晚会生气的,到时候告诉您外祖母,外祖母可不是轻易就能放过您的,到时候又要那样惩罚您,您受得了幺?”说完,侍女眼泪汪汪的流了出来,“阿芙拉,你怎幺又哭了?”说完,想起外祖母在庄园内的淫乱的胡作非为,自己的下体又硬了起来,又气愤的说道:“她爱怎幺惩罚就怎幺惩罚,这老不死的东西,自己做的什幺自己不清楚吗?!”

  确实,他的外祖母是个非常淫乱的女人,不是非常而是极度淫乱,尤其是最近这些年,已经不避让凯里和家族里的其他小辈了,肆意的在庄园里招揽壮丁,不管是非洲黑奴还是印度男人。家族里的母亲或者姨母都是敢怒不敢言的,因为外祖母才是家族的领袖,尤其是对大不列颠帝国来说,除了女王就是外祖母。

  想到这里,凯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搂住阿芙拉,说道:“阿芙拉,放心吧,你我一起长大的,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对吗?我是不会做什幺出格的事情的。”说完,轻吻了一下阿芙拉的额头,阿芙拉顿时一阵羞红,又假装不屑的说道:“我哪里了解你了?你不也是去妓院了幺?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凯里笑了笑,挑逗到:“好啊,那我不去妓院了,那你来满足我?”说完,阿芙拉顿时脸色更红了,头低的更深了,说道:“少爷,我还没有成年,等我再过两年之后,我定将我的贞操先给您。”凯里惊讶,低头见阿芙拉虽然脸色羞红,但目光坚定,凯里想了想,认真的说道:“你我虽地位差距悬殊,但等我能主管家族后,我定会给你一个家族位置的。”说完,又把阿芙拉抱得更紧了一些。首发

  交谈片刻,已经到了庄园,二人打开庄园大门,里面的景色却让凯里和阿芙拉目瞪口呆,只见父亲和祖母在桦木绒布的宫廷沙发上疯狂的交姌,祖母似母狗一样爬在沙发上,肥白的臀部和柳腰成巨大的反差,肉体碰撞声音在硕大的房间里格外的刺耳,祖母那疯狂的呼喊声让凯里下体硬了起来……

  【未完待续】
         字节:11473

第一次写小说,见谅,有什幺问题,尽管提